薛岳

简介

薛岳(1896年12月27日――1998年5月3日),汉族,字伯陵,广东韶关市乐昌县九峰镇小坪石村客家人。抗日名将,时有抗日“战神”之称,一级上将。原名薛仰岳,因生于中日甲午战争期间,乃父起名仰岳以求能效法岳飞成为民族英雄。薛仰岳后改名薛岳,以示不仅仰慕岳飞更将身体力行。
1906年入黄埔陆军小学,1909年加入同盟会,之后入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回粤后曾任孙中山警卫团第一营营长。1922年陈炯明叛乱期间,薛岳曾保护宋庆龄脱险。北伐初期任第一师师长。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1927年蒋介石清党,薛岳改投李济深第四军,指挥镇压南昌暴动后南下潮汕的共产党,之后多次参与第四军的反蒋战争。
1933年5月,薛岳被蒋介石征召,担任第五军军长参加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从此薛岳平步青云,进入军事生涯中的辉煌时期。10月,他到达南昌,先后任北路军第三路军副总指挥兼第七纵队司令和第一路军代总指挥兼第七纵队司令。次年1月,升任第六路军总指挥。4月,薛岳指挥第六路军先后攻占赣南韶源、上冈、寿华山、兴国、古龙冈,给红军造成了很大损失。10月,又进占石城,直逼瑞金。在连战失利、各路敌军又大兵压境的不利形势下,中央红军被迫作战略转移,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红军主力撤离中央苏区后,薛岳奉命指挥第六路军和第八纵队追击跟踪追击。红军入湘后,蒋介石任命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薛岳为前敌总指挥。11月湘江战役,薛岳率部沿湘桂公路实施侧击和尾击,重创红军后尾的第五军团,俘红34师师长陈树湘等。12月,红军被迫进入贵州。蒋介石听到此消息,大喜,对陈布雷说:“共军入黔我们就可以跟进去,比我们专为图黔用兵还好。”因而红军进占遵义时,薛岳却以剿共的名义兵临贵阳,夺了贵州省主席王家烈的权,使得红军有了喘息机会。在此期间,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这就是著名的“遵义会议”。
遵义会议后,红军进行了四渡赤水战役,利用国民政府和地方军阀的矛盾,渡过金沙江,摆脱了薛岳的追击。这次战役被广为宣传,称为“毛主席的神来之笔”。表面上从战役的进程和结果来看是被薛岳及川滇军阀打败的,但实际意义是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免于被消灭,并从此在以后的战斗中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
红军渡过金沙江后,蒋介石立即组织薛岳和川康军阀所部二十万人进行大渡河会战。但在战役尚未部署就绪之际,红军就已迅速突破了西康省主席刘文辉的防线,全部渡过了大渡河。
1935年7月,蒋介石在成都召开军事会议。会前,薛岳与蒋的高级幕僚在研究了6月红一、四方面军会师以来的情况后,一致认为:红军下一步的战略目标是北出甘肃,向西北发展。于是,蒋介石决定将薛岳部北调甘陕,原驻西北的第三路军胡宗南部归薛岳指挥。果不出所料,9月中共中央率红一、三军团突破腊子口,进入甘肃。由于驻甘南的鲁大昌、王均等部阻击不力,10月红军抵达陕北,与红15军团会师。但此时,蒋军精锐皆集于西北,红军三个军团加起来才万余人,实力悬殊,中共中央处境仍很危险。就在这时,蒋介石犯了个致命错误,使中共中央转危为安。10月底,蒋介石命薛岳东开湖北参加围剿贺龙,将西北剿共军事全权交给张学良,不久张与红军妥协,一年后酿成了西安事变。
这年8、9月间,红四方面军南下,击溃川军主力,先后攻占了宝兴、天全、芦山、荥经、汉源等县,11月直逼邛崃,威胁成都。蒋介石被迫命令薛岳停止东进,增援邛崃。12月,薛岳投入战斗,先后攻克荥经、天全、始阳,解了雅安之围,重创红四方面军,迫使其退入藏区,重陷绝境。至此,薛岳率军对红军追剿宣告结束。
在1933年10月至1936年2月,前后两年多的时间里,薛岳率部行程两万余里,追击红军两大主力。不但如此,在追击红军的过程中,薛岳还搞垮了贵州军阀王家烈,通过收买西康红教领袖和土司、留中央军驻守要地等手段动摇了西康省主席刘文辉在该省的统治,稳住了云南省主席龙云,为蒋介石统一西南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也为日后西南抗日大后方的建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表彰薛岳,1937年5月,国民政府任命薛岳为滇黔绥署主任兼贵州省主席。

抗日战争时期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薛岳奉调到南京,被任命为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编入左翼军,投入淞沪战场。从这时起,薛岳将军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奋战八

年,立下了赫赫战功,其军事生涯也走向了巅峰。
1937年8月20日,国民政府在滇黔组建第三预备军,以龙云为司令,薛岳为副司令。这期间,薛岳三次电呈蒋介石,请缨出征。9月17日,薛岳在赴沪参战的请求获准的当天即出发直奔南京。22日,薛岳到达南京后面见蒋介石,后被任命为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24日,他即驰赴上海指挥作战。
9月24日――11月12日,薛岳参加淞沪会战。
12月,薛岳率部撤到浙皖赣边界。27日,升任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
12月――1938年5月,薛岳先后建立了黄山山脉和天目山的游击根据地,指挥第三战区各部挺进苏浙皖敌后,对京杭、沪杭等各交通线及长江航道展开游击战争,牵制了日军大量有生力量,稳定了江南战局,有力地配合了徐州会战。
5月11日,徐州吃紧,蒋介石调薛岳出任第一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火速赴豫东指挥作战。
5月14日――6月1日,薛岳指挥兰封会战,重创日军土肥原师团。
5月30日,薛岳晋升第一战区前敌总指挥。
6月18日,武汉会战迫在眉睫,薛岳调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负责鄱阳湖西岸及南浔线防御。
8月4日――11月2日,第九战区第一兵团进行南浔作战,粉碎了敌在行进间攻占南昌的企图。其间10月1日――10日,薛岳指挥部队取得了万家岭大捷,几乎全歼敌106师团。
11月25日――28日,薛岳出席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
12月初,薛岳晋任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代司令长官职。
1939年1月17日,薛岳兼任湖南省主席。 3月15日――5月8日,指挥南昌会战。
9月14日――10月7日,率部进行第一次长沙会战。
10月28日――11月5日,出席第二次南岳军事会议。
12月12日――1940年1月20日,组织实施第九战区冬季攻势。
4月9日,组织20个师发起夏季攻势,至6月27日攻克奉新、靖安、西山万寿宫及高邮市等重要据点,击毙敌混成第16旅团长藤堂高英少将,有力地配合了第五、六战区同期进行的枣宜会战。在战区主力冬季攻势遭受惨重损失之后,还能取得如此战绩,实属不易。至于苏联顾问福尔根向蒋介石报告所称“宜昌沦陷系薛岳按兵不动所致”,实为不了解情况的不实之辞。
10月――1941年3月,指导第九战区各部进行反扫荡作战,先后取得陈山船埠、九岭、奉新等战役的胜利,收复通城、武宁等县城。
3月15日――29日,指挥上高会战。 9月17日――10月8日,进行第二次长沙会战。
12月24日――1942年1月10日,实施第三次长沙会战,在太平洋战场上盟军接连失利的情况下取得了长沙大捷。
6月初――7月中旬,率58军、4军、79军等部增援赣东,参加浙赣会战。
1943年11月――1944年1月,率99军、10军、58军、72军等部驰援常德会战。
1944年5月27日――10月2日,率部参加长衡会战。
衡阳失守前,有一个小插曲,不得不说一说。7月15日,白崇禧奉蒋介石之命到前线视察,在祁阳黎家坪见到了薛岳。他劝薛岳在衡阳沦陷后调第九战区主力防守湘桂线,同时蒋介石也命令薛岳把第九战区主力拉到湘西,但都被薛岳拒绝。8月衡阳外围撤退时,他把部队拉到了湘东。这件事被时任第九战区参谋长、后来起义的赵子立说成是薛岳“有意避开日军箭头,而跑到湘东去”,言下之意说薛岳怕死。这话是站不住脚的。首先,薛岳到湘东之后比以前更加困难:手下仅有已久战疲惫的八个严重缺员的军,而要对付十几万日军战胜之师,防守粤汉线和湘东赣南那么大的地方,其难度可想而知。――与到湘西去要枪有枪要人有人的情况相比,孰优孰劣,薛岳久经沙场,不会不知道。其次,撤到湘东,实际上是把自己送到了日军的包围圈里,而湘西作战若不利可退入大西南后方,其危险程度相比如何,薛岳不会衡量不出。那为什么薛岳要执意去湘东呢?这一行动的重要性,在以后的战局发展可看出。第一,薛岳将第九战区主力撤到湘东后,将99军、暂2军、44军、4军、37军等5个军留在了粤汉线以东,缓解了该区域兵力不足的窘境,为日后保卫粤汉线和赣南保存了重要力量。第二,江西是抗日反攻的一个重要基地,也是国共争夺的焦点。将第九战区主力西调就等于将江西拱手让人,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赣江追击战和击溃八路军南下支队的战果了。由此看来,第九战区司令部撤向湘东这一决策是有战略远见的。
1945年1月――3月,率第九战区主力参加了湘粤赣会战。
6月――8月,组织实施赣江追击战。
8月――9月,在南昌接受日军投降,并指挥暂2军、37军等部在赣南和湘南击败了八路军南下支队,破坏了中共建立五岭根据地作为即将爆发的内战中的南翼的战略计划。
以上即薛岳在抗战中从事的军事活动的简要情况。
薛岳在抗战中军事上的成就与湖南和江西人民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各地除组织游击队、自卫队积极开展游击战争配合国军破坏道路、打击敌人外,还成立了不少临时的担架队、救护队、输送队支援国军作战。这种局面的取得一方面得益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使两省人民的抗日热情空前高涨,另一方面也是薛岳治理措施得力的结果。在担任湖南省主席期间,薛岳提出了“安、便、足”的施政方针。所谓“安”,就是安民使人民安居乐业;“便”,即便民、便国、便战;“足”,即足粮、足兵、足智。并依此制订了“六民之政”,即生民、养民、教民、卫民、管民、用民。这些措施使湖南战时经济得到了相当发展,粮食连续获得丰收,同时也极大地调动了人民参加抗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在抗战中薛岳成绩斐然,但是他的致命弱点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他在随后的内战中栽跟头留下了隐患。首先,薛岳为人骄狂,每遇大胜,必产生轻敌思想。万家岭大捷后的南昌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和上高会战后的第二次长沙会战和常德会战后的长衡会战都因其轻敌致败。其次,薛岳待人傲慢,得罪了不少人,与他打过交道的部下没几个说他好话。他在第一次长沙会战和长衡会战期间多次顶撞蒋介石和白崇禧多少引起这两位顶头上司的不快,为后来莱芜战役失败后当替罪羊埋下了伏笔。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1946年6月,内战爆发。薛岳时任徐州绥靖公署主任,指挥所属部队向苏北、山东进攻。
7月中旬,薛岳指挥部队分三个方向向淮南、淮北和苏中进攻。
7月16日,5军主力和74师、7军各一个旅进攻淮南。至7月29日,解放军损失数千人,被迫放弃了淮南解放区。淮南失守后,苏中和淮北失去了侧翼,从长江北岸的南通一直到山东摆成一字长蛇阵,形成了解放军分兵把口,兵力处处薄弱的局面。
就在淮南战役前,粟裕已经得到了国军进攻的准确情报,率先于13日出击苏中宣家堡和泰兴。由于第一绥区司令李默庵指挥无能,至8月底国军损兵4万,www.lishixinzhi.com陷入困境。不过,这次作战国军也不是一无所获,第一绥区主力使解放军伤亡1.6万人(将近占了苏中解放军兵力的一半),消耗了解放军的兵力,并将解放军华中野战军主力牵制在了苏中,有效地策应了国军在淮南和淮北的作战。
就在淮南和苏中酣战之时,国军于7月18日向淮北发动了第一期攻势。左路28师和57师一个旅21日到达曹八集、双沟一带;右路7军击退解放军华中九纵的阻击后于23日占领灵璧;中路69师在58师一部的掩护下于25日攻占朝阳集、渔沟、双沟一线。27日,解放军山东野战军反击69师,激战两昼夜,击溃其两个旅。此时,薛岳趁解放军主力西移之机命令7军东犯,至7月30日,相继占领五河、泗县。解放军被迫东移。8月7日,解放军主力围攻泗县,由于战况不利于9日撤出战斗。
8月19日,参谋总长陈诚在徐州与薛岳召开军事会议,商定进攻淮阴的战略计划。会后,国军兵分三路:以李延年集团为中路,主攻淮阴;北路冯治安集团进攻台儿庄、鲁南,以牵制解放军山东野战军南下的后续部队;第一绥区李默庵集团在苏中继续钳制住粟裕。
8月底,在完成了进攻两淮的准备后,薛岳指挥李延年兵团分三路进攻运河以东。北路58师在朝阳集、渔沟与山野对峙;中路69师动作积极,27日占濉宁,29日克宿迁,摆出了一副进攻沭阳的架势;南路7军于31日攻下洋河镇后即在泗河上架桥,扬言要在泗阳与解放军决战;而担任主攻的74师则隐蔽在7军后面跟进。这个部署“明攻沭阳,实取淮阴”,但在战役实施中却让人感到,国军既可能“北攻沭阳,断敌归路”,也可能“南下泗阳,攻取淮阴”,使得对手弄不清国军的真实意图。因而,虽然在战役开始前山野就知道了国军进攻淮阴的计划,但司令员陈毅和参谋长宋时轮仍然上当,认为薛岳的主攻方向应为沭阳,从而将山野主力部署在了宿迁、沭阳、渔沟之间,在泗阳只放了一个久战疲惫的华中九纵,而淮阴更未布置一支有力部队,这给了7军和74师可乘之机。9月10日,7军突然南下突破九纵防线,于12日攻占泗阳。13日,74师越过泗阳,投入战斗。陈毅这才发觉上当,急调5旅、皮旅、淮南军分区各部队赶赴淮阴布防,山野主力南下攻击74师侧翼。中共中央军委也电令粟裕火速北援淮阴。但薛岳已命7军除一部协同74师进攻淮阴外,主力在来安、泗阳组织防御,阻住了山野主力的增援。而此时粟裕已围攻海安十多天,部队疲劳加上国军空军的袭扰,要撤退谈何容易。18日,粟裕部到达淮阴附近,未及投入战斗,19日淮阴即告失守。20日,74师击败华中6旅,攻克淮安。淮阴战役以国军获胜而告终。
鲁南战役中,薛岳丢了两个师,更令蒋介石生气的是,把他的机械化家底――第一快速纵队给报销了。于是蒋介石派总参谋长陈诚坐镇徐州督战,实际上就是把薛岳给架空了。不想,陈诚的表现比薛岳还要差。由于他和蒋介石的瞎指挥,第二绥区李仙洲集团在莱芜被全歼,丧师失地。蒋介石面子上过不去,就拿来薛岳替罪羊。3月3日,蒋介石以“指挥无力,名声低落”的罪名撤了薛岳的职。
虽然有鲁南惨败,但薛岳在徐州绥署任上的战绩仍然赢得了对手的尊重。粟裕评价薛岳时,说他指挥“机敏”,是国军的一员“干将”。有人说,粟裕把薛岳抬得过高了。其实不然。在与华东解放军作战期间,薛岳采用的“避实击虚、各个击破”的战术深合兵法之妙。首先,他选择的主攻方向总是能够打中对手薄弱环节,如:8月中旬,他把淮阴作为主攻目标,就是看准了该地是解放军华野和山野的结合部,防守兵力薄弱,两大野战军支援困难;10月初,他调整33军等部进攻枣峄是因为华野和山野主力被牵制在了淮阴附近,无法增援鲁南。其次,注意隐蔽主攻方向。这在淮阴战役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将“佯攻沭阳”与“在泗阳造声势”相结合,竟瞒过了久经沙场的陈毅。第三,重视次要方向上的牵制作战。淮阴战役同时的海安战斗和来安战斗、枣峄作战同时的第一次涟水战役和鲍河战役都用相当兵力牵制解放军主力。通过这些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薛岳在徐州绥署任职期间的表现不似现在很多资料上说的那样糟糕。
5月,薛岳出任南京政府参军长。次年转任总统府参军长。1949年2月,调任广东省主席。在广东省主席任上,他积极整顿保安部队,打击解放军游击队,取得显著成效。5月,薛岳凭借保安队雄厚的军事实力镇压了吴奇伟在粤东的起义,狠狠打击了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10月,解放大军入粤。广东国军无力抵抗,薛岳只好逃到了海南。12月1日,任海南防卫总司令,统一指挥海南陆、海、空三军,阻止解放军解放海南。但薛岳深知,海南守军战斗力低下,不堪一击,无力防守海南。1950年1月,薛岳飞赴台北面见蒋介石,要求撤出海南。但蒋介石以海南不战而弃损害台湾的民心士气为由拒绝了他的请求。3月5日,解放军发起海南战役。果如薛岳所料,海南守军兵无斗志,一触即溃。4月22日,薛岳征得蒋介石同意后,命令所部撤退。由于计划周密,解放军又无制空和制海权,撤退比较成功。5月1日,国军主力全部上船撤往台湾。同日,海南解放。

台湾时期

撤到台湾后,蒋介石任命薛岳为总统府一级上将战略顾问。1958年8月,出任行政院政务委员。1966年5月,任“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1998年5月3日,薛岳去逝,享年102岁。

1954年 10月4日出生于台北市内江街妇幼中心。 1959年
5岁,入国小一年级,先在桃园借读二周,然后转学老松国小。 1961年
7岁,自小是左撇子,但父母依传统观念要他正规地使用右手,因此挨了不少打。
1962年 8岁,三年级,人长得又白又瘦,头倒大大,外号就叫大头。 1964年
10岁,父母在多年的意见不合后终于离婚。失去母亲可以依靠,生活顿失重心。
1965年 11岁,父亲再娶,家中添了一个小妹妹。 1966年
12岁,小学毕业,考上松山中学日间部。
父亲因为处罚他竟要剪他的耳朵,大姐丽霞跪求父亲剪她的耳朵代替,从此与大姐有更密切的亲情。
1967年
13岁,母亲将他接去住了年余。爱上打篮球,入选校队后卫;参加全校双杠、单杠比赛,性情开朗起来。
1969年
15岁,好友文奎教他打鼓,住处二楼住了一位合唱团的鼓手,每天在阳台练鼓,深深吸引了他,后来又搬来一位主唱,受他们启发不少。
1970年
16岁,考上崇佑企专,父亲全家出国,重回母亲身边。认识一位学姊,初次坠入情网。
1971年
17岁,转学入醒吾商专,由大姊介绍加入阳光合唱团打鼓。白天上课晚上在中泰宾馆上班,开始纵情烟酒。
1973年 19岁,办理休学,入伍。电视节目青春旋律特别为他送行。 1974年
20岁,急性肺炎住院,与护士恋爱。但不多久便因第三者介入而失恋,万念俱灰,吞安眠药自杀获救
。自此了解人可以一夕之间如此绝情。 1975年
21岁,在艺工队,常因不试谱而遭人耻笑,发愤学习五线谱。 1976年
22岁,退伍,当日戒烟,因抽烟后歌喉会受影响。次日便开始鼓手生涯,在震撼西餐厅上班,月薪一万六千元。
1977年
23岁,开始在音乐上寻求突破,自组合唱团,向菲律宾歌手学唱歌,并在菲侨俱乐部打鼓唱歌。
1980年
26岁,担任崔苔菁夜来香电视节目专任鼓手,第一次接触电视节目策画,并由张刚贤处学会节目制作。
1981年
27岁,回俱乐部上班并由幕后走到幕前主唱,歌声与演唱方式都受到鼓励与肯定,信心大增。
1982年 28岁,唱歌兴趣更浓,毅然于放弃月薪六万元之打鼓工作。 1983年
29岁,加入高凌风舞台表演阵容,投入制作群,了解唱片市场,加盟拍谱。
1984年
30岁,开始灌录专辑《摇滚舞台》。制作过程中,罹患肺囊肿住院一个月。
出院续作时又得了肝病住院。
《摇滚舞台》出版时,人已累垮,毫无体力上电视打歌,造成歌红人未红之现象。气得天天喝酒浇愁,并曾认真地想退出唱歌的行列去工厂做事。
1985年
31岁,第二张专辑《天梯》出版,主打歌机场造成轰动!薛岳变成一个镀了金的名字!但是,
肝病在酒与劳累之后复发,虽只入院一月,元气却大伤!身体极为虚弱,也了解了肝病的可怕,从此真的戒酒,一滴不沾!
1986年
32岁,担任兰陵剧坊舞台剧《九歌》音乐设计并参与演出,在导演卓明的带引下,惊见一个音乐之外的新世界。
第三张专辑《不要在街上吻我》出版。肝病再犯,在家中休养。虚弱使个性急躁的他意志消沉,怀疑自己能不能再忍受像个废人一样的躺着!又一次想到死亡,
念及母亲,知道自己无权这么做
,他认真地看医生、吃药、静养。身体渐趋稳定,参加卓明带领的戏剧成长团体,并有计划的到国外
吸收音乐及表演的新知。 11月15日,与幻眼合唱团到东京新宿的Live
house“Freaks”做两场表演, 观众反应非常热烈。 1987年
33岁,第四张专辑《情不自禁》由天狼星唱片公司出版。开始进健身房,练出几块棱角分明的肌肉,
十分得意。与李亚明合办《燃烧的诱惑》演唱会。法国女友玛丽教他许多东西,并一起欣赏爵士乐,虽然玛丽最后仍回国,但他对这段恋情刻骨铭心。
1988年
34岁,制作伊能静《19岁的最后一天》专辑。在新开播的中广青春网主持《午安阳光》节目。
1989年
35岁,参与《让世界都知道》合辑演出,并巡回全省演唱34场。参与《民风乐府》访美演唱会。参与
《把爱找回来》活动。 主持中广青春网新鲜派周日现场。
十月,赴大陆看唱片展期间连连发烧,北京协和医院医生用手触诊发现肝种大。回台北检查肝功能结果正常,做超音波才发现肝肿瘤已七八公分大。病中,仍制作郭子《纯属虚构》专辑。十一月肿瘤已发展成十一二公分左右,进荣民总医院,于十二月二十日手术切除肝上坏细胞。开刀后采用自然疗法
,素食,用多种偏方。紧锣密鼓策画第五张个人专辑「生老病死」。 1990年 36岁
,三月随《民风乐府》赴美国巡回演唱,一路发烧,仍坚持完成全程。八月,《生老病死》由新笛唱片公司出版。
九月十七日,于国父纪念馆举办《灼热的生命》演唱会,全场爆满并起立鼓掌三次,久久不歇。
竭尽全力利用时间参与各种义演、公益活动。十月七日,住进荣总。
十月二十四日,自己已无体力梳头,要求剪去蓄留多年的长发。
十一月七日,下午2时零4分安详去世。

歌手薛岳经典歌曲

1.超级巨星 2.机场 3.把孤独留给我 4.摇滚舞台 5.天梯 6.温柔的拒绝 7.浪漫的
8.弹痕 9.裂缝 10.失去联络 11.我想忘了你 12.淡入淡出 13.如果还有明天
14.灼热的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