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分天下

谋权之道:灭人欲,存利益
“灭人欲,存利益”是所有谋权者必须经历的一个痛苦过程,不管白道黑道。如果你做不到“利益压倒一切”,那么最终倒下的肯定只能是你自己。
刘邦能成就帝业,很关键的一点在于他是一个信奉利益压倒一切的人。当时与他可以抗衡的,外有项羽,内有韩信,但项羽为了一个虞姬可以英雄气短,韩信为了朋友之情可以错失大好时机。唯有刘邦,为了帝业可以克服自身的弱点。
刘邦分封到汉中后,经过几年的发展,汉军兵强马壮了,刘邦于是挥师东进,拉开了楚汉相争的序幕。战争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刘邦问韩信最快取胜的办法应该怎么打。
韩信断然表示:“火速进攻项羽的大本营――彭城。”
进攻彭城,等于和项羽势力面对面决战。刘邦实在没有自信,心理的准备也尚未完成。但刘邦还是接受了韩信的建议。在军事方面,刘邦对韩信是认可的。
因为项羽主力远在齐地,抱着孤注一掷的想法,刘邦率大军直取项羽老巢彭城。令刘邦没想到的是项羽老巢不堪一击。攻下彭城之后,刘邦忘乎所以,以为大功告成,他的“流氓”本质就又显露出来了,命令汉军劫掠彭城。他下令没收项羽私有的货宝、财富、美女,并且每天在项羽的宫殿里开庆祝酒宴,一改以前那种仁义的形象,使刘邦的“义名”遭到严重损害。
张良、韩信、樊哙、夏侯婴等人一再苦劝,但刘邦就是不听,说了一句混话:“老子受了那厮那么多气,今天要解解恨!”
刘邦我行我素,在彭城大开杀戒。 诸将预感到有一个大灾难即将来临。
得知彭城失陷后,项羽率三万随从紧急回防,项羽判断刘邦大军攻下彭城之后,已无作战实力。
兵贵神速,破晓时刻,项羽的大军攻入部署于彭城西北方的汉军。当时汉军大部分犹在睡梦中,根本毫无准备。听到项羽的军队来了,匆匆忙忙组织人马起来抵抗。
项羽的军队冲击力非常强,防守的汉军不能抵挡。韩信为保存实力,乃下令掩护刘邦撤离彭城。想不到军令刚下,汉军大乱,自相践踏,汉军十数万人被挤杀在睢水中,睢水为之不流。
夏侯婴于是率领十数骑人马,利用夜色掩护刘邦脱离战场。
刘邦攻打彭城时,将家属带回沛县,由同乡人审食其负责照顾。彭城大败来得突然,审食其判断项羽的楚军必来沛县擒抓刘邦家属,但由于准备不及,只得紧急移送刘公、吕氏至山区避难。此时刘邦两个孩子均不在身边,审食其只得交代亲戚照顾他们,自己则带着刘公、吕氏先行撤离。
刘邦脱离战场后,也和夏侯婴火速返回沛县,此时,审食其等已撤离,见到了自己的两个孩子,于是带着他们共同逃亡。
楚军派来搜寻刘邦家属的骑兵队也在这时候进入沛县,夏侯婴于是亲自操控马车,由数十骑护送刘邦父子三人向北逃亡。
楚军在后面穷追不舍,刘邦心急,怕自己的命保不住,竟下令把两个孩子丢下车子去,以减轻车子重量,但没有一个部属敢执行此命令,刘邦见状,只好亲手把两个孩子丢下车去。
想不到夏侯婴立刻停车,把两个孩子抱回到车上,刘邦气急败坏,大声怒斥说:
“两个小孩子有何用?他会误了我的性命,全军的性命!”
夏侯婴不为所动,坚持己见。刘邦连续三次推下孩子,夏侯婴也不顾危险地三次停车救回孩子,他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向刘邦吼道:
“虎毒犹不食子,今日这事传出去,让天下人耻笑!”
夏侯婴故意放慢马车速度,并要护卫的骑兵跟随着慢慢前进。刘邦大怒,十数次故意举剑威胁夏侯婴,但夏侯婴仍坚持原则,周围的侍卫也表示宁愿战死也要保护孩子,绝不后悔。
刘邦气得不行,又无可奈何,也放手不管,自己蹲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最后他们还是甩开了楚军的追击,安全逃离沛县,来到下邑。
在下邑,刘邦得以喘了一口气,又重新集结人马,组建军队。很不幸的是,他听到自己的老婆吕氏与父亲刘公为楚军所擒,成为了项羽的人质。
此时,项羽屯兵楚寨,想与刘邦决一死战,见人质在手,他想了一个逼迫刘邦决战的好办法。项羽在楚寨前面做个大刀俎,将刘太公全身赤裸地绑在上面,准备烹杀之。
刘邦听到报告后立刻赶往城墙前观望。
项羽派人大声喊话:“汉王听着,项王有令,如不尽快下来决一死战,便烹杀你的父亲刘太公。”
刘邦见状,扯起他的大嗓门,在城墙上乐呵呵地回答道:“我和项羽当年同时受命于楚怀王,并共约为兄弟,我的父亲不也就是你的父亲吗?如果你想烹杀父亲,也请分一杯羹给我喝吧!”
项羽被顶了回来,简直气坏了,下令立刻烹杀太公。
这时候项伯也在项羽跟前,他立刻上前劝止道:
“天下事每人各有看法,杀害刘公对我们不见得有利,可能还会引起天下人的非议。争夺天下的人通常是无法顾及亲人的,杀了他对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项羽也觉得靠这种无赖的手段会毁坏自己的一世英名,破坏自己的英雄形象,便接受了项伯的劝止。
两军僵持住了。
僵持住的楚汉战场能否很快地解开,最重要的在于韩信的态度。就在这段期间,韩信已完全平定了齐国。他认为自己成就了一件了不起的功劳,身份、地位该到了必须有所改变的时候了。
因此,他派遣使者到刘邦那里提了一个要求。刘邦听说韩信使节来到,非常高兴,正式在朝仪中接见使者。
使者转述韩信话说:“齐国人智谋伪诈多变又反复不定,南边有楚国,如果不能有效地管理,对我们是相当不利的。所以,请暂时晋封我为齐国的假王,以能有效地镇压之。”
满心郁闷的刘邦期待韩信能在稳定齐国后立刻率军南下,www.lishixinzhi.com从背后威胁项羽,以减轻自己的压力,想不到韩信在这关键时刻玩儿这种花招。刘邦不禁怒骂道:“他应该知道我被困在这里,他还不想办法赶快帮助我,却……”
话还没讲完,站在身旁的张良和陈平分别走近,轻踏刘邦的脚。刘邦也警觉,立刻住口不言,回头看看这两位心腹谋士。
张良靠近刘邦耳边,轻声表示:“目前我们正困处于此,根本没有力量阻止韩信自立为齐王啊!大王不如答应他的要求以便暂时安抚住他,否则可能会让他产生叛变的意念呀!”
陈平也建议:“如今韩信声望高、势力大,正是需要拉拢他的时候呀!否则过去的恩情都要前功尽弃了。”
刘邦立刻醒悟,并惊出一身冷汗来。他灵机一动,随即把口气迟缓了下来,说:“大丈夫既能平定诸侯,理应为真王,干吗还要做假王呢?”
为了弥补刚才的失态可能被使者看在眼里,刘邦特别派张良持印绶代替刘邦前往齐国,正式晋封韩信为齐王,并且指示他即日出兵南下攻打楚国的东北防线,以逼迫项羽撤军自卫。
刘邦靠着这一招,收买了韩信的心,也挽救了自己,免去了一场本来无法逃脱的灭顶之灾。
澳门新葡亰,固权之策:狡兔死,走狗烹
将问题处理在萌芽的阶段,最能显示出一个人卓越的办事能力,这需要有预见能力与应变能力,能对形势作出准确的判断。一个人到了这种境界,人生的造诣就达到了至高境界,他将所向无敌。
成为九五之尊的刘邦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当上帝王之后,矛盾从外面转到了内部,他最担心的就是异姓王叛乱,为了解除心头之患,巩固自己的权力,他向功臣举起了屠刀。
史家称他这种做法是“霸王法”。
公元前202年,刘邦平定天下,即皇帝位,定都长安。
称帝之前,为了让大家团结一心,尽职尽忠,刘邦经常以“与人共分天下”的策略来争取大家的支持。
称帝之后,时局变了,天下太平了,皇权也统一了,这个时候自然不能再来谈与人共有天下、分享政权了,所以,他必须想办法收回“与人共分天下”的诺言。
他的第一刀砍向了韩信,之所以第一刀就砍向韩信,史书上有了交代。
有一天,刘邦很友好地招待韩信,并和他讨论各将领的能力。谈着谈着,刘邦话锋一转,问韩信道:“那么,你认为我有能力指挥多少军队呢?”
“陛下统领军队,最好不要超过十万。” “那么你能指挥多少军队呢?”
“臣指挥军队没有限制,可谓多多益善。”
刘邦听得心惊肉跳,表面上却哈哈大笑,说:
“你既然多多益善,能力远高于我,为何反而做我的下臣呢?”
韩信坦然表示:“陛下虽不善于指挥军队,却善于指挥大将,这便是陛下为君我为臣的原因。陛下这种指挥将领的能力,是天生非人力所及的啊!”
虽然韩信如此说,但刘邦却被警醒了,他发现韩信就是自己身边的一只老虎。
汉朝立国之后,韩信被封为淮阴侯,这与刘邦共分天下的诺言有很大差异。韩信的心中很是不平,封侯之后,韩信拥兵自重,出入皆有部队相随,意在防止不测。
这时候,却又发生一件让刘邦更无法接受的大事。
项羽手下有一员大将钟离昧,在垓下之围后,失去了行踪,后来,刘邦得知他在韩信处匿藏着。
钟离昧曾数败刘邦军队,刘邦对他痛恨不已。韩信对钟离昧却英雄惜英雄,尤其韩信对钟离昧的智谋和勇略颇为欣赏。刘邦下令逮捕钟离昧,解送至京城审判,但韩信置之不从。刘邦内心自然大为不痛快。
十月,负责追缉钟离昧的官员正式向朝廷提出,韩信庇护朝廷重犯,有造反的意图。
刘邦召开阵前会议,询问军团将领们的意见。将领们均主张采取强硬态度,以大军压境,擒捕韩信和钟离昧。刘邦低头不语。
陈平在旁边表示:“对韩信的控诉,韩信是否知道?” 刘邦:“还不知道。”
陈平:“陛下的军队,在作战力方面和韩信的军队相比如何?” 刘邦:“不如也。”
陈平:“在座诸将领在指挥作战的才气上,和韩信比较,如何呢?”
刘邦:“不如韩信。”
陈平:“陛下的军队作战力不如韩信,陛下的将军指挥能力更不及韩信,在这种条件下却出兵打仗,我很替陛下担心啊!”
刘邦:“那么该怎么办呢?”
陈平:“自古以来天子常有巡狩、会诸侯的礼仪,以显示关心地方民情。如今陛下可假装将赴云梦地区巡狩,并会诸侯于陈、楚之西界。
“韩信接到天子巡狩会诸侯的消息,会依礼仪以非武装的姿态前来会盟,只要韩信没有决战的准备,陛下便可轻易地擒捕之,这只要一个力士便可以做到了。”
刘邦倒很赞同陈平的策略,乃下令通知附近诸侯,将到云梦地区巡狩,并会诸侯于陈地。
接着刘邦便率禁卫军团出发,随行的将领也都率其军团跟随出巡。
韩信闻讯,半惊半疑,调查钟离昧事尚未有结果,刘邦却率诸侯巡狩,并要自己会盟于陈地,到底其中有何阴谋?
如果在这时举兵反叛,势必遭到围剿,虽然胜败尚未可知,但这一直不是韩信的本意。韩信感到迟疑不定。
有宾客向韩信建议:“只要杀死钟离昧向皇上表示忠顺,皇上心喜便不会有祸患了。”
韩信觉得有道理,只得和钟离昧商量。钟离昧不忍心自己牵连韩信及楚国军民,只得自杀身死。
十二月,刘邦会诸侯于陈地,韩信持钟离昧首级前往谒见。
但刘邦仍下令武士逮捕韩信。韩信自认无罪,向刘邦抗议。刘邦将调查官员的控诉书,宣示给韩信和众诸侯。
韩信不禁当场叹息道:“果然如同别人一再向我警告的:‘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完全安定,我这个替皇上打天下的功臣必将遭烹杀啊!”
刘邦押着韩信返回洛阳。不久,韩信就被设计处死,接着汉朝的一大批大将都遭到排挤与诛杀,新生的汉朝政权就在废除功臣中得以加强与巩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