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亲如兄弟

在解放军54军历任军长中,先后有两名军长很特别,前任叫韦统泰,后人叫韩怀智,两人是老搭档,从1948年2月到1969年5月,21年时间中同在一个部队,同处一个班子,且多数视乎是正副搭档。韦统泰是团长,韩怀智是副团长;韦统泰是师长,韩怀智是副师长;韦统泰是军长,韩怀智是副军长。1969年6月,韦统泰调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时,韩怀智接任军长,两人才分开。他们之间的感情,用韦统泰的话说是:“我俩战斗在一个战壕里,同生死、共患难,情同手足,亲如兄弟。”

图片 1

他们是在战斗中相识的,20年的战斗情谊始于1948年。

当时韩怀智从东北军区上级干部大队学习毕业,被选派到东北野战军八纵24师72团,担任副团长。72团是一个新兵团,团长是韦统泰。正副团长,分别来自不同的部队,彼此还很陌生。

10月,八纵参加锦州攻坚战。由于天降大雾,敌火力点隐蔽,敌火力点未被摧毁。71团发起攻击后,被强大火力压制,战至黄昏,才拿下阵地。由于损失过半,72团接替71团坚守阵地。第二天拂晓,韦统泰发现有一处敌核心工事未被摧毁,说:“老韩,你带一个营打掉当面的敌核心工事,不然威胁太大。”

韩怀智坚定地回答:“是!”说完,带领1营,利用交通壕隐蔽接敌,按“四组一队”布阵,组成火力组、爆碉组、突击组、支援组,形成梯队,向敌暗堡群发起攻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敌核心工事被摧毁了,歼敌400余人。72团牢牢地控制住了敌外围防线中的东大梁阵地,为野战军攻克锦州撕开了一个口子。

战后,韩怀智告诉韦统泰说:“敌人的工事太坚固了,爆破组用了20公斤的炸药都没炸开,后加大药量,连炸了好几次,才炸掉的。”

韦统泰对此仗很满意,也就此一战知道韩怀智打仗积极性很高,而且爱动脑子,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了。

1949年1月,在天津攻坚战发起总攻前,45军拔掉民权门的屏障——范家堡核心据点。这个据点位置重要,但工事十分坚固,是一堆大小不同的地堡群,各阵地之间用钢轨和铁丝网围绕,铁丝上挂着吊雷,铁丝网之间埋了地雷,挖了陷坑。

韦统泰和韩怀智现地勘察后,决定进行正面突破。在研究打法时,韦统泰问:“老韩,你看怎么个打法?谈谈你的想法。”

韩怀智略加思索后说:“我在明处,敌在暗处,不能从地面打,只能从地下打。”

图片 2

韦统泰一拍大腿:“咱俩想到一起了。我们把壕沟挖到敌地堡跟前,出其不意炸开通路,然后沿着敌堑壕、交通壕攻击前进。炮弹在地上轰,人在地下攻,跟着炮弹往前冲。就这么打!”于是,派韩怀智负责战前训练、挖交通壕工作。

韩怀智带领一个营夜间进行土工作业,硬是在敌阵前掘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交通壕和火器阵地。可天一亮,敌人发现了,惶恐万状地用炮火轰炸。继续挖工事很难了。韩怀智很快有了新办法:战士们按标记秘密散开,先近边作业,挖好个人掩体,然后再在掩体里构筑工事,把各个掩体挖通,就成了交通壕。这样,尽管敌人炮火很猛,战士们少了伤亡,加快了构筑速度,提前把交通壕挖到了距敌铁丝网20米的地方。

交通壕完成后,韩怀智又提出:“把两门山炮由交通壕推到距敌前沿200米处,用炮筒直瞄摧毁敌地堡。”

“这个办法行。”韦统泰采纳了。

随后,战士们通过交通壕,悄悄地进入攻击阵地。1月8日上午9时,攻击开始了,405团仅用一个多小时就结束战斗,拿下范家堡核心据点,全歼守敌26师76团2营500余人。

战后,45军军长黄永胜、政委邱会作及135师师长丁盛、政委韦祖珍一同来到范家堡,在阵地上走了一遍。黄永胜高兴地说:“你韦统泰可真行,陈长捷把范家堡称为‘天津标准’之工事,在你们面前却成了‘豆腐渣工事’,被你一摧即垮。”

邱会作也称赞地说:“这次打范家堡,作战方案正确,攻击打法得当,部队作风勇猛,是一次典型的攻坚战战例,你们要好好总结一下。”

韦统泰说:“我认为,范家堡作战之所以取得胜利,韩怀智同志也功不可没。”

10月,45军挺进中南,参加衡宝战役。135师奉命向衡宝公路穿越,切断敌白崇禧部逃往广西的退路。在师长丁盛的率领下,全师个个都是“飞毛腿”,在没接到上级“停止前进”命令的情况下,孤军插入了敌阵心脏。林彪获悉这个情况后,不得不调整战役部署,下令四野10万大军扑向衡宝一线,与敌主力决战。

图片 3

敌军发现135师孤军深入后,集中4个主力师围攻135师一个师。135师的王牌405团在孙家湾遭到敌兵突袭,危急中韦统泰对韩怀智说:“快去3营组织反击。”

韩怀智赶到3营后,带着8连摸到敌侧后,一排手榴弹甩过去,炸得敌人抱头鼠窜,3营乘胜追击。韦统泰率主力猛打猛冲,一举脱离险境。而后,韩怀智率领3个营顽强抗击,像钉子一样扎在阵地上,使敌无法前进一步。

正面之敌系国民党军第7军第171师,是白崇禧部主力王牌“钢七军”的主力王牌。

9日下午,135师奉命向湘桂铁路前进,切断敌南撤退路。韦统泰组织营以上干部看地形时,突然发现1000多米外,从鹿门前到黄土铺、土地堂、双合亭公路一线尘土飞扬,敌大队人马正向南逃窜。他来不及向师长请示,当机立断决定:“打”!

这个决定得到了副团长韩怀智的赞同。韦统泰说:“部队向敌发起攻击后,不准停下动员,不准停下交代任务,不准卧倒,重武器不准占领阵地,要像脱弦之箭刺向敌人,打他个措手不及,以快制胜。”随即,他本人指挥重1营居中攻击土地堂,韩怀智带2营攻击双合亭,参谋长张维带3营攻击黄土铺。结果,3个营9个连2000余名官兵,个个如猛虎下山,扑向敌群,打得敌人蒙头转向,溃不成军。

而被他们歼灭的敌人,正是白崇禧“钢七军”的军部和军直属队。其中,1营打掉了敌警卫营、工兵营、战炮营和通信营,2营打掉了敌48军138师的后卫团,3营打掉了敌卫生营。

战后,135师受到四野通令嘉奖,45军给405团集体记战功一次,奖给“猛虎扑羊群”锦旗一面。

在战斗中,韦统泰和韩怀智两人配合默契,在战斗岁月中成为了一对最好的搭档。

1950年5月,韦统泰调任135师参谋长,韩怀智接任405团团长;1953年1月,韦统泰升任135师师长,韩怀智调任130师副师长;1954年7月,韦统泰调任130师师长,韩怀智则回135师任副师长兼参谋长;1957年3月,韦统泰任54军副军长,韩怀智任135师师长。韦统泰说:“我们总是擦肩而过。直到1960年6月,老韩从高等军事学院毕业,回到54军任参谋长,我俩又在一个班子里了。”1960年韩怀智为军参谋长;1964年8月,韦统泰任54军军长,韩怀智任54军副军长;1969年6月,韦统泰调昆明军区任副司令员,韩怀智接任54军军长。

图片 4

韦统泰于1964年晋升为少将,韩怀智为大校。

在韦统泰走了之后,韩怀智统领54军长达11年。1979年他指挥54军对越作战,打得非常成功,战后升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助理兼总参军训部部长,1985年升任副总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韩怀智于2003年4月27日在北京去世,享年81岁。

2013年6月27日,韦统泰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他们虽然不是同日生,但是去世的日子是同一日——27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